腾讯分分彩群

当前位置:主页首页 > 电脑教程 > 操作系统 > >

十年鸿蒙:国产操作系统能否“开天”?

来源::网络整理 | 作者:管理员 | 本文已影响

  原标题:十年鸿蒙国产操作系统能否“开天”?

  鸿蒙诞生始于2009年,业界认为其对标谷歌下一代操作系统;生态系统面临最大短板,华为打出开源、编译、终端、物联网等底牌。

十年鸿蒙:国产操作系统能否“开天”?

  8月9日,东莞篮球中心坐满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开发者和媒体,在这个拥有NBA级别的篮球馆中,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正式发布鸿蒙系统,瞬间点燃了全场开发者的情绪,欢呼声、掌声此起彼伏——这种情况既有爱国主义的自豪感,也有敢于尝试挑战操作系统的鼓励。

  距离“实体清单”生效还有10天时间,华为抢在这一时间点之前发布鸿蒙,是为未来谷歌可能停止提供安卓系统服务作准备。5月16日,美国政府宣布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其后又将禁令延迟90天实施,如今禁令生效时间临近,华为不得不推出鸿蒙,以防范安卓系统停供的风险。

  在智能手机、PC等硬件设备上,中国的电子产品制造一直处于领先地位,但操作系统却是从未曾有效突破的禁区。从PC时代的中标麒麟,到智能手机的阿里云OS,国产操作系统苦于没有强大的应用生态支撑而无法推广。在余承东看来,华为建设鸿蒙系统生态的优势在于每年几亿的终端出货量,但拥有更多出货量的三星也无法推广自研的操作系统Tizen,这一次华为能成功吗?

  前世与今生

  酝酿十年,遭封锁后近五千人加班

  鸿蒙的诞生,始于2009年华为创立编译组,当时华为计划布局自研芯片,需要编译器开展工作。

  2011年华为设立“2012实验室”,主要进行各种基础性技术的研究,包括芯片、编译器和操作系统,其中方舟编译器正是来自2012实验室旗下的诺亚方舟实验室,操作系统则由欧拉实验室研发。

  在2012年的一次内部讲话中,任正非表示华为做终端操作系统是出于战略的考虑,“如果他们突然断了我们的粮食,Android系统不给我用了,Windows Phone 8系统也不给我用了,我们是不是就傻了?”

十年鸿蒙:国产操作系统能否“开天”?

  此后,华为的操作系统一直处于低调状态,这一阶段正是安卓和iOS的爆发期,智能手机的全面普及让PC互联网更迭至移动互联网。

  直至2018年开始美国政府针对华为采取封锁政策后,华为加快操作系统的工作。今年3月,余承东首次确认华为正在研发自有操作系统,但当时他强调,自研操作系统只是B计划,只会在安卓系统无法使用的情况下才会启动。

  然而美国的封锁比想像中来得更快。

  5月16日,美国政府宣布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要求包括谷歌在内的美国供应商将暂停与华为的部分业务往来后,华为开始针对性地进行一系列部署。首先是华为旗下的半导体公司海思总裁何庭波发布内部信,宣布为公司的生存打造的“备胎”,一夜之间全部“转正”;其次才是鸿蒙系统的推出,余承东、任正非等开始为自研操作系统造势,强调华为有能力应对谷歌“断供”安卓的风险。

  余承东在会后接受采访时透露,实际上鸿蒙系统原定于明年春季发布,但美国的制裁和中美贸易摩擦加速了鸿蒙发布的进程。他表示,近期鸿蒙系统的工作量巨大,华为现在对鸿蒙投入的人力接近5000人,“短期内要把整个系统完善,所以工作量非常大。”

  根据鸿蒙系统的落地路线图,今年鸿蒙OS1.0版本将先落地于智慧屏,明年鸿蒙OS2.0将应用于创新国产PC、手表/手环和车机,2021年鸿蒙OS3.0将用于音箱和耳机,2022年有望应用于VR设备上。

  对于鸿蒙系统是否会应用在华为的手机上,华为的高管一直坚持的说法是优先采用安卓系统,但不排除将鸿蒙随时应用在手机端,不过并未透露假如更换鸿蒙系统后海外市场的生态如何跟上。

  早前美国总统特朗普曾与美国7家科技公司的CEO举行会面,同意美国商务部及时作出向华为销售的许可决定,但华为董事长梁华表示,截至目前这一承诺仍未兑现,来自美国供应商的关键元器件尚未恢复,比如安卓系统,华为正重点在消费者业务“补洞”。

  对标谷歌Fuchsia微内核方向一致,分布式设计不同

  外界习惯将鸿蒙系统与安卓、iOS对标。不过从诞生起鸿蒙的定位并不是手机操作系统,而是瞄准物联网时代下的新一代操作系统。

十年鸿蒙:国产操作系统能否“开天”?

  鸿蒙选择微内核作为操作系统的设计方向,很大程度上是出于物联网的特点。相较于宏内核,微内核的优势在于安全和低时延等特点,此前华为创始人兼董事长任正非在接受外媒采访时就提到,鸿蒙的产生本身并不是为了手机,而是为了物联网。“比如自动驾驶、工业自动化,因为它(鸿蒙)能够精确控制时延在五毫秒以下,甚至达到毫秒级到亚毫秒级。”

  此外,不管是iOS还是安卓系统,这两个基于Linux、Uinux内核的操作系统过于复杂。

  余承东表示,安卓系统中1亿行代码,仅内核一项就超过2000万行代码,但平常真正用到的只有内核中8%的代码,如此庞大和冗余的设计很难保障流畅度。余承东认为,很多IoT设备内存非常小,但安卓系统对内存的要求很高,这导致IoT设备成本高、效率低,因此物联网时代需要面向下一代的操作系统。

  但微内核也有致命缺点,由于驱动、文件系统等进程被外置,各模块之间的通信需要经过内核“搭桥”,因此微内核的效率往往比宏内核要低,需要高性能运算的操作系统并不采用微内核作为架构设计,一般选择宏内核或混合内核。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鸿蒙系统刚刚发布,应用生态尚未完善,目前鸿蒙系统的底层架构由鸿蒙微内核、Linux内核、Lite OS组成,这意味着目前能够兼容安卓的应用。余承东称未来鸿蒙系统将发展为完全的鸿蒙微内核架构。

  在微内核操作系统上,华为并不是第一个尝螃蟹者,谷歌在2016年便已经探索基于微内核的操作系统,而且定位也是物联网场景。

  公开资料显示,谷歌于2016年8月开始启动安卓和Chrome OS之后的第三个系统“Fuchsia”,该系统并未采用安卓的Linux内核,而是采用Zircon微内核设计,对内存等硬件要求大幅降低,适用于智能手机、可穿戴设备、平板电脑等各种终端。


分享到: 更多

热榜阅读TOP

本周TOP10

菜鸟也可以打造个性化电脑

菜鸟也可以打造个性化电脑

每当看到高手的电脑与众不同的时候,除了感叹,是不是也想打造属于自己的个性化电脑呢? 那就跟我来吧,这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