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分分彩群

当前位置:主页首页 > 脑力倍增 > 想象力 > >

蓬佩奥何以超出世间想象力的底线

来源::网络整理 | 作者:管理员 | 本文已影响

一段时间以来,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在全世界为“美国优先”摇旗呐喊的同时,始终不忘利用各种机会污蔑中国成就,大肆鼓吹“中国威胁”,毫无顾忌地干涉中国内政……其搬弄是非、颠倒黑白、几近诋毁之能事,俨然成为当今美国政府对华鹰派的“急先锋”。客观而言,这种短视且必将作茧自缚的行径出自蓬佩奥这样的政客,并不让人意外;而让全世界深感意外甚至大跌眼镜的是,如此这般的蓬佩奥竟然可以成为美国的“首席外交官”,简直是超出世间想象力底线

蓬佩奥的国际观充斥着冷战化的对峙与零和。翻开他的履历,最初与所谓国家防务与安全议题产生的某种关联,是他1986年到1991年期间在美国陆军的服役经历。这个时间段也正是美国里根政府大举推进所谓“星球大战”、向苏联发起强大攻势的历史阶段,无疑对蓬佩奥的国际事务认知产生了巨大塑造作用。1991年当蓬佩奥以上尉军衔退役之际,冷战以苏联解体落幕,美国在面对对手的挑战乃至所谓“威胁”时,拉帮结伙、封锁围堵的“冷战”方式奏效。27年后,当他贵为国务卿之后,人们从他如何扮演美国首席外交官角色中看到了拉帮结伙、封锁围堵的“冷战”影子,感到了被召唤出来的阴魂不散的“冷战思维”。

蓬佩奥的中国观充斥着意识形态化的偏见与无知。在进入联邦行政分支之前,蓬佩奥曾担任过三届国会众议员。其选区即堪萨斯州国会众议院第四选区,那里长期盘踞着具有强烈宗教保守派立场的共和党政客。蓬佩奥得以从这里脱颖而出,其保守价值观可以想见。而这种在美国经济与社会议题上的保守价值观,在对外事务上的表现就是对不同政治制度与发展模式国家的彻底的意识形态偏见。同时,此前经商的蓬佩奥是在2010年借助所谓“茶党”风潮才进入国会山的,他的对外立场也具有很强的“茶党”色彩,即把对内的所谓“有限政府”的执念发展到对外的对所谓“非有限政府”的强烈偏见。这样的政治背景进一步塑造了蓬佩奥的负面对华态度,其偏执在蓬佩奥6年国会生涯中表现得一览无遗。在美国国会官方网站上搜索国会议员蓬佩奥提出消极涉华立法的信息可知,6年内他提出的消极涉华法案竟然达24件之多,内容不但包括借半岛事务、伊核问题、美俄关系施压中国,还有插手南海事务、干涉中国香港地区内政和中国宗教事务。显然,蓬佩奥的对华消极不仅未因担任国务卿而有所收敛,反而变本加厉。

蓬佩奥针对中国无事生非是其对大金主的回馈。与其他美国政治人物一样,蓬佩奥在政坛上的发迹也必须依赖大金主的支持。事实上,在退役之后,蓬佩奥就转入商界,合伙开办了生产飞行器零部件的企业,后续又与洛克希德马丁、雷神等多家美国军火制造商搭上了关系,这些军工企业随后都成为资助蓬佩奥进军政界的大金主。同时,也是因为商业往来,蓬佩奥很早就与长期支持美国保守派政治运动的科赫兄弟产生交集,科赫兄弟被认为一手制造了“茶党”风潮,也成为蓬佩奥的最大金主。为了进一步回馈这些金主,甚至为自己未来再次参选做好铺垫,蓬佩奥在国际舞台上搬弄是非、制造紧张,比如渲染“中国威胁”,对俄罗斯强硬,搅乱中东局势等,这些翻云覆雨在经济利益上或者价值观意义上满足了那些金主的特殊利益。

蓬佩奥颠倒黑白旨在为个人政治私利最大化布局。毫无疑问,蓬佩奥可谓是美国历史上最资浅、最缺乏经验的国务卿,但55岁的他显然很在乎作为“政治跳板”的这段国务卿生涯。一方面,面对新保守主义者、贸易保护主义者、基督教福音派林立的白宫,蓬佩奥希望在对外事务上争夺到更多话语权,于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对华强硬似乎成为他刷存在感的表演,尽管是低劣的“炫技”。另一方面,即便他个人否认,但美国主流媒体的政治评论普遍认为,蓬佩奥有意在2020年角逐堪萨斯州国会参议员的空缺席位。如何以国务卿之名行备选之实呢?通过炒作中国议题进行自我塑造,吸引金主的注意与支持,就成了蓬佩奥没有底线的政治算计。

纵观美国政治史与外交史,以往历届国务卿不管有什么样的不同政策倾向,都没有像蓬佩奥这样,作为国务卿的他完全是受个人偏执与无知的驱动,服务于实现个人政治私利最大化。当今美国面临着国际与国内两个层面的巨大变化,唯有积极融入并顺应全球发展的大趋势才有可能与全世界共享繁荣。而蓬佩奥这种政客的存在,无疑是美国作出正确选择的一大障碍。

《光明日报》( 2019年06月14日 12版)


分享到: 更多